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1-27)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1-27)      第三章勾心斗角(11-27)     

不死玄帝821 惹火上身

“懶驢上磨屎尿多,你這家伙每次都這樣,速去速回!”師兄沒好氣的罵罵咧咧道。【】
  “知道了,師兄!”那師弟急匆匆的離去,不過并未跑向茅房,而是直奔神武宗底層弟子的廂房,“小師妹們,師兄我來了!”
  片刻,這神武宗的弟子闖進一師妹的房間,嘿嘿笑問道:“師妹,最近可好?”
  “溧陽?你來干什么?給我出去!”屋子中的女子低沉喝道,這個溧陽向來好色,已經有不少女弟子被他禍害,沒想到今天竟然闖進自己的房間。
  “嘿嘿,離師妹,別緊張,師兄就是來看看你,順便指導指導你修煉!”溧陽嘿嘿笑道。
  “出去,我自己會修煉,不勞你操心!”離師妹怒斥道。
  “離師妹,師兄也是一片好心阿!來,讓師兄看看你的根骨。”溧陽師兄厚顏無恥的說道。
  “你……”離師妹氣急敗壞,心中知曉自己是沒辦法讓他出去的,只能氣呼呼的自己跑了出去。
  “想跑?嘿嘿……”溧陽師兄追了出去。
  “不好,這個溧陽師兄精蟲上腦,得趕快逃,不然得被他毀去清白!”離師妹當即運足真元準備遠遁。
  “想跑?哪有那么容易?乖乖服侍本師兄吧!”溧陽喝道。
  “救命!救命!”離師妹大叫道。
  “哈哈,這里誰人不曉我溧陽的名號,誰人敢插手,乖乖從了本師兄吧!師兄保證,日后一定會好好待你!”溧陽嘿嘿淫邪笑道。
  “可惡……救命!”離師妹只是罡氣境修士,如何是元神境溧陽的對手?此刻,已被溧陽擒住!
  “救命……救命……救命……”
  不遠處的一間屋內,盤坐在床上的靈月睜開了眼睛,喃喃自語道:“我好想聽到了救命的聲音?”
  “救命,救命……”
  “果真有人在喊救命。【】”靈月確定道,起初以為是自己的幻覺。
  “出去看看!”靈月從床上走了下來,向外面走去。
  “救命……救命……溧陽師兄,求你放過我吧!”
  “嘿嘿,離師妹,師兄現在正欲火焚身,你就可憐可憐師兄吧!等下師兄舒服了,會好好補償你的,十枚丹藥如何?”
  “嗚嗚……嗚嗚……”
  “禽獸!”靈月冷哼一聲喝道,大不走了過去,喝道:“放開她!”
  “嗯?”溧陽聽到喝聲,眉頭不由一皺,扭頭看到靈月,不過此刻靈月易容成男修士,所以溧陽并不知曉靈月是女子。好事被人打擾,溧陽十分不悅,低沉喝道:“哪來不長眼的混蛋,給本師兄滾一邊去,否則別怪本師兄不客氣!”
  “不客氣?哼!就憑你?”靈月冷哼,絲毫不將溧陽放在眼里。
  “可惡,你這區區罡氣境的家伙,竟敢管本師兄的事,找死!”溧陽冷喝,暫時將離師妹放下,一拳砸向靈月。
  “哼!”靈月一聲喝吃,輕輕打出一拳,直接迎向溧陽的拳頭。
  “砰!”
  一聲悶響,只見原本氣勢洶洶的溧陽竟然直接被看似沒有幾分實力的靈月擊飛。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接下我的拳法?”溧陽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靈月。
  “滾!不要讓我再看到你!否則……哼!”靈月喝道,溧陽不敢再逗留,灰頭土臉的逃走。
  此刻,離師妹已經從驚慌中鎮定下來,走向靈月感謝道:“多謝這位師兄出手相助,小女子感激不盡。”
  “不必如此,沒事就好,我先回去了。”靈月平淡說道,隨后轉身回了屋。
  溧陽帶著傷回來,監守炫光鏡的師兄見溧陽一臉狼狽,還受了傷,詫異問道:“師弟,你這是怎么了?”
  溧陽內心一陣苦笑,但方才之事確實難以啟齒,謊稱道:“師兄,我上茅房不小心摔的。”
  “別瞎扯,你可是堂堂元神境的修士,上茅房能摔成這樣?該不會是精蟲上腦,被哪個小娘子教訓了吧?”師兄猜測道。
  溧陽本打算隱瞞此事,但此刻被師兄點破,臉刷的一下子變得通紅。
  “靠!真是這樣,你這混蛋。”師兄一見溧陽表情的變化,頓時明白過來,只是心中奇怪,狐疑問道:“溧陽,你好得也是元神境修士,怎么會被打的這么狼狽?你該不會是色膽包天,對元神境的女修士下手吧?”
  “師兄,我哪敢,我是對一罡氣境的女修士動手的,但是被一個小子給壞了好事。說來也奇怪,那小子看起來也是罡氣境修為,卻偏偏一拳將我重創。”溧陽狐疑說道。
  “一罡氣境的弟子?”師兄頓了頓,神色變得同樣古怪,“有古怪,那個弟子肯定不同尋常。”
  忽然,他像是意識到什么,“難道是……”
  “師兄,你說什么?”溧陽不解的看著師兄,狐疑問道。
  “師弟,你在此先看著炫光鏡,我前去找下朝管事。”
  “師兄,你做什么……”溧陽還沒有反應過來。
  片刻的功夫,溧陽的師兄柳某來到朝管事房間,朝管事閉著眼睛,感覺到柳某走進來,問道:“炫光鏡可有什么發現?”
  “啟稟朝管事,炫光鏡沒有發現,但弟子方才發現底層弟子中有一處不尋常。”柳某說道。
  “何不尋常?”朝管事睜開眼問道。
  “朝管事,方才師弟溧陽被一看起來像是罡氣境的底層弟子一拳重傷,溧陽可是元神中期的修士。我懷疑,那名底層弟子有問題。”柳某說道。
  “竟有此事?那修士現在在何方?”朝管事問道。
  “回朝管事,聽溧陽師弟說,他回房休息了。”柳某說道。
  “傳念叫溧陽關閉出口,并炫光鏡過來。”朝管事說道。
  “是!”柳某立即應道。
  片刻的功夫,溧陽帶著炫光鏡趕了過來,狐疑問道:“朝管事、柳師兄,有何事?”
  “溧陽,現在見到打上你的修士可還認得出來?”朝管事問道。
  溧陽一頓,老臉一紅,埋怨的撇了眼柳師兄,暗道:“師兄,多大點的事,你怎么還向朝管事打小報告?”
  柳師兄知曉師弟誤會,連忙解釋道:“師弟,我們懷疑打傷你的那名弟子就是要尋找的奪走仙石的修士。”
  “阿……”溧陽吃了一驚。
  “別再磨蹭,速帶我去尋那修士,別讓他跑了!”朝管事歷聲喝道。
  “是,朝管事!”溧陽連忙反應過來,帶朝管事和柳師兄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