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1-30)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1-30)      第三章勾心斗角(11-30)     

不死玄帝827 池魚之災

“李將軍。”趙易上前喊道。
  “趙易,你來了。”李將軍簡單問候,隨之拉開話題問道:“趙易,你知道我為何約你到此?”
  趙易略微思量,說道:“李將軍,應該跟皇甫府有關吧?”
  “不錯,趙易你很聰明,一語中的。”李將軍贊許道,隨之又問道:“趙易,那你可知此番皇甫府受難是何原因?”
  趙易一愣,搖搖頭無奈道:“李將軍,在下不知,還望李將軍告知。”
  “此番皇甫府受難可以說是受了池魚之災。”李將軍嘆了聲無奈說道。
  “池魚之災?那正主是誰?”趙易一愣,顯得有些意外。
  “不是別人,正是你趙易!”李將軍說道。
  “我?”趙易再次一頓,隨之像是想到什么,“可是因為納靈水的事。”
  “不是,納靈水雖然珍貴,但還不足以讓大秦如此。”李將軍搖頭道。
  “那是何事?”趙易再次一愣,顯得很難理解,似乎除了納靈水,自己和大秦這么一個龐然大物沒有其他過節吧。
  “不死不滅石碑!”李將軍說道。
  “嗯?”趙易一愣,驚出一身汗來。
  “雖然我不知道不死不滅石碑是何物,但倒也略有耳聞,是寧古塔內的至寶,也是大秦一直覬窺的東西。當初我將你送進寧古塔,壓根沒想到你會得到此寶,并從寧古塔出來。”李將軍感慨道。
  趙易頓了頓,顯得格外吃驚,難道說大秦帝國早在自己出寧古塔的那一刻就盯上自己了?
  “趙易,此番你在神武宗顯威,更是促使大秦帝國對你加快動作,這才有了皇甫府之劫。”李將軍嘆息說道,“他們是想利用你和皇甫俊的關系,引你上鉤,所以千萬不能中他們的奸計!”
  趙易擰著眉頭,說道:“李將軍,皇甫俊與我形同兄弟,而靈心又是靈月的妹妹,我豈能坐視不管,袖手旁觀?此番,咸陽城非去不可!”
  “嗨,就知道勸說不動你,你趙易還真是重情重義,愛美人勝過愛自己。早前聽聞你在神武宗為了一女子,落得肉身和元神法相盡毀的下場,原本還不相信,現在看來真是如此,只是我還是想勸你一二,咸陽真的是太危險了,不說不朽之境,就是造物之境的強者也不小于二十位。”李將軍盡最后的力量勸說道。
  趙易一陣沉默,“李將軍,我知道此番前往咸陽危險重重,可以說十死無生,但是無論如何,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要去,畢竟此事是因我而起,我總不能看著自己的朋友受牽連而死,而當個縮頭烏龜吧!”
  “嗨,趙易,這事我能幫你的只能到這里。”李將軍無奈搖搖頭嘆了聲。
  “李將軍,你能將這事告知我,我心中已是萬分感激,不敢有其他非分之想。”趙易感激道:“李將軍,秦皇已下了令,擇日便處決我朋友,在下不便久留,就此告辭。”
  “一路好走。”李將軍沒有再勸說,他知曉趙易的脾氣,知道再怎么勸說也沒有用。
  隨后,趙易帶著靈月離開落鳳坡。
  一路上,靈月憂心忡忡,她也是萬萬沒想到皇甫府竟是受殃池魚,心中甚是牽掛妹妹,“趙易,現在該如何是好?大秦乃是一龐然大物,想要正面從他手中救出靈心、皇甫俊他們,怕是沒有一絲可能!”
  趙易沉默一陣,說道:“此事不可操之過急,我們先潛進咸陽打探下情況,看看有沒有機會將他們救出來,如果不成再從長計議。大秦的目標主要是我,靈心和皇甫俊他們短時間內應該不會有危險。”
  靈月心中甚是焦急,同時也一陣暗暗自責,這一連竄的事都是因為她一時心善而起。若不是她自作主張出手相救那位神武宗的女弟子,她和趙易的行蹤就不會被暴露,行蹤不暴露,趙易就不會身陷險境,自然也不會展露出不死不滅石碑,靈心和皇甫俊就更不會受難。
  趙易看出靈月的自責,寬慰道:“靈月,此事你不要多想,根據李將軍所言,其實在我們出寧古塔的時候大秦就已經在暗中觀察我們,只是不確定我們是否將里面的至寶帶了出來,所以才遲遲未下手。”
  靈月一陣沉默,沒有再多說什么,只是默默地朝咸陽飛去。
  此去咸陽路途并不是很遠,不日便抵達。
  趙易和靈月潛進咸陽城,大街小巷盡是皇甫俊通敵叛國即將處斬的消息,在一棟酒樓,趙易打探到皇甫俊和靈心被關押在大秦鐵獄之中。
  大秦鐵獄乃是大秦初建時建立,采用仙界隕石而鑄,堅固不可摧,固若金湯。別說趙易只是真皇境的實力,就是造物境,也妄想輕易破開。
  靈月對于大秦鐵獄也是有所耳聞,知曉不可輕易破開,沉思一陣,提議道:“趙易,大秦鐵獄牢不可破,固若金湯,還有高手把手,想要強行闖入救出他們怕是沒有可能。不如等到大秦問斬他們時,我們再司機下手。”
  “你是說劫法場?”趙易一頓,當即意識到靈月要做什么。但僅是片刻,趙易便是搖頭否定道:“這法子行不通,大秦肯定有所準備,指不定就來個請君入甕。”
  “那該怎么辦?”靈月皺著眉頭問道。
  “大秦鐵獄牢不可破,固若金湯,他們肯定料定我們不會對鐵獄有所想法,我們便給他來個反其道行之,殺他個措施不及。”趙易說道。
  “可是以我們兩人的實力,想要破開大秦鐵獄根本不可能。”靈月當即否定道。
  “我們兩個人是不可能,但我可以邀請一些朋友前來幫忙,想來應該還是有可能將之破開。”趙易思量一陣說道。
  “朋友?”靈月一頓,狐疑的看著趙易。
  “嗯。”趙易應了聲,關照道:“靈月,你且先在咸陽城留意大秦的動向,我且去邀請一些朋友前來幫忙。”
  靈月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隨之,趙易離開,前去邀請好友!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