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5)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5)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5)     

不死玄帝895 盟主之爭


  趙易駐足,觀世音佛的面子他還是要給,其實他也沒想走,只不過做做樣子嚇唬嚇唬天道宗,事關整個天宇的存亡,他可不敢怠慢,萬一真讓青鸞鱗獸進入天宇,帶來可怕的災難,他將成為千古罪人。復制本地址瀏覽%77%77%77%2e%62%78%73%2e%63%63
  不過這事,絕不會這樣算了,他趙易豈是忍氣吞聲的主?
  只見趙易掃向張天道,說道:“張宗主,看在觀世音佛的面子上我留下來,不過你們雷宗主必須給我奉茶道歉。”
  “妄想。”雷鳴喝道。
  “閉嘴,你少說兩句!”張天道冷喝道,隨之看向趙易,說道:“趙宗主能留下來,深明大義,不過眼下對付魚鸞鱗獸之事在即,此地不適合奉茶道歉,不如等這次災難過去之后再說。”
  “呵呵。”趙易冷笑,這個張天道想跟他打馬虎眼,等災難結束,誰還把這事當回事?只見趙易說道:“張宗主,我已退讓一步,不讓雷宗主下跪道歉,只是奉茶,你卻跟我打馬虎眼,是不是也瞧不起我劍宗?如此,我們劍宗和秦國走了便是。”
  言罷,趙易抬步欲要離開。
  “趙宗主留步,此事可否變通一下,不如另外補償點什么?如何?”張天道說道,他現在已經屈尊降貴的去請求趙易。
  趙易心中冷笑,瞄了眼雷宗主,說道:“既然這樣,那就將雷總住的天誅劍再借我劍宗用百年。”不死玄帝895
  “什么?”雷鳴聽到這話頓時跳了起來。
  “怎么?雷宗主不愿意?那不如這樣,就收回你們天道宗進入虛空古殿的兩個名額。”趙易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說道。
  “你……”雷鳴都要被趙易給氣瘋了,要不是趙易現在身份、地位非同尋常,他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趙易。
  “張宗主,你抉擇吧。”趙易將問題踢給張天道宗。
  “這……”張天道自然是一臉為難,叫雷鳴再將天誅劍外借五十年,無疑是要他的命,但是進入虛空古殿的名額如此珍貴,這般折去兩個,更是不舍,只能對雷鳴說道:“雷師弟,一切都是為了宗門,希望你能理解。”
  雷鳴氣憤,眼中閃爍著怨念,為什么每次犧牲的都是他?
  上一次是他,這一次還是他,憑什么?
  此刻,只見張天道說道:“趙宗主,五十年太久,最多三十年。”
  “好,三十年就三十你。”趙易一口應道,他要的不是幾十年的使用時間,而是故意氣雷鳴。當初雷鳴不分青紅皂白將他關入九幽血獄,現在趙易在實力上還沒辦法找雷鳴報仇,只能動用計謀。
  “哈哈,如此好的天誅劍我又能用上三十年,真是大快人心阿!”此刻,劍癡很蹦跶的在雷鳴面前舞動天誅劍,氣的雷鳴沒差點暴走。
  “趙易,你給本宗等著,還有你這跳梁小丑,本宗遲早會將這一筆賬討回來的!”雷鳴暗暗發狠。
  這時,神武宗的江海皇說道:“現在四宗選盟主,本宗自我推薦,各位有不服的可以向本宗發起挑戰。”
  “這……”張天道和觀世音佛面面相覷,當初他們可是和江海皇交過手,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對手。現在江海皇要做盟主,在拳頭上還真的很難有誰能取勝,內心一陣輕嘆。
  “都沒有人反對嗎?既然沒人反對,那本宗就是……”江海皇剛要宣布自己是盟主時,眼睛轉了兩圈的趙易突然開口,“等一下。”
  “怎么?趙宗主有何高見?要指教不成?”江海皇帶著絲蔑視問道,以趙易造物初期的實力,江海皇還真的一點都不把他放在眼里。不死玄帝895
  “指教不敢,但是選盟主之事,我想不應該單單看拳頭吧?這回我們要面對的是兇獸魚鸞鱗獸,本宗覺得更重要的是智慧,而不是最后落得兩敗俱傷,所以推選盟主應該選一位智慧超凡的能者,我推薦觀世音大佛。”趙易說道。
  “趙宗主說的有幾分道理,是應該選一位智慧超常的能者,觀世音佛再適合不過。”張天道捋著胡須說道,他倒不是推崇觀世音佛當盟主,而是想挑起江海皇和觀世音佛的紛爭,好讓他從中漁利,趁機當選盟主。
  “張宗主,你這是什么意思?是說我江某沒智商嗎?”江海皇憤怒地瞪著張天道,隨即看向觀世音佛,惡狠狠地說道:“大佛,你要是對本宗當選盟主有所不滿,盡管放馬過來,若是你贏的一招半式,本宗就認你為盟主!”
  “呵呵,江宗主嚴重了。”觀世音佛呵呵笑道,撇了眼趙易,暗道:“這個混小子,竟給自己上眼『藥』,這份心機不得不防阿!”頓頓,又道:“江宗主,此番對決青鸞鱗獸意義非凡,盟主當選者不僅要有實力,而且要有智慧,所以應該選一位文武雙全的能者來當此大任,我覺得張宗主就不錯,不僅有實力,而且有才智,兩方面都比較均衡。”
  “哼!”江海皇怒哼一聲,同樣不滿的瞪了眼觀世音佛,但隨之看向張天道,問道:“張宗主,你認為在才智上勝過本宗一籌的話盡管放馬過來,如果能僥幸取勝半點,本宗就擁立你為盟主。”
  “江宗主,不如你先和觀世音佛較量一番如何?如果江宗主展現出的武功和才智真的非凡,本宗自然愿意放棄盟主之爭,擁立你為盟主。”張天道使的一手好太極,心中冷笑,觀世音佛想讓自己當踏腳石,門都沒有。
  這時,四長老看這三方對峙的厲害,不由小聲問道:“宗主,這盟主之位我們要不要爭一爭?這個江海皇雖然強,但殊死之斗未必就能勝我。”
  “不。”趙易阻止道:“盟主之爭我們不攙和,保存實力準備迎戰魚鸞鱗獸,它們才是眼下真正的大敵。”
  “張宗主,你是自認為不及本佛,才讓江宗主找本佛比斗?若是本佛贏的江宗主一招半式,是不是你也會擁立本佛為盟主?”觀世音佛呵呵笑道,他如何看不出張天道這一手太極。
  “非也、非也……”張天道剛想推搡解釋,天宇屏障的豁口突然傳來一道怒喝,“夠了!”眾人紛紛扭頭望去,來者是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