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5)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5)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5)     

不死玄帝945 欺人太甚

“可惡,這些畜生的皮甲厚實無比,普通的武技對他們毫無作用,唯獨仙技,但本宗的仙技尚未達到大成,根本無法群斗。比·奇·小·說·網·首·發如此拖延下去,一柱香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江海皇暗暗著急,但一時又沒有好辦法。
  “哼哼。”站在一側的張天道哼哼冷笑,“江海皇的實力雖強,斷仙手威力強,但卻只能近戰,而江海皇尚未將斷仙手練成大成,一下子還無法對付十只兇獸,看來這盟主之位非本宗莫屬。”
  “不行,得搏一搏!”江海皇神情一變,向兇獸沖去,為了奪得盟主之位,他也是拼了,直接沖入兇獸群中。
  “吼吼……”
  兇獸大吼,宛長牙五爪的魔鬼,血腥的沖向江海皇。
  “給本宗死!”江海皇一聲大喝,直接抓住沖在最前面的一只兇獸,兩手一發力,施展斷仙手,直接將這兇獸撕成兩半。
  “砰……”
  在江海皇淫威大顯時,一只兇獸撞中他后背,江海皇只覺肉身一沉,背后傳來一股巨痛,同時元神法相也跟著劇顫。
  “可惡的兇獸,野蠻沖撞過真不簡單,附帶著元神傷害。”江海皇神色微變,但他并未退出,而是越戰越勇,這點元神傷害他還能頂的住。
  兇獸沖撞帶來的元神傷害,趙易也曾嘗過,確實比較麻煩。一兩只兇獸沖撞造成的元神傷害,興許還能挺得住,但是千只萬只呢?
  “死吧,你們這群畜生!”江海皇狂性大發,瘋魔一般殺戮。
  兇獸聞到血腥味,也是殺意濃濃,根本不閃躲,硬碰硬的干起來。
  “吼吼……”
  兇獸的慘叫聲不斷,斗獸場內的兇獸數量越來越少,僅剩兩只。
  “哈哈,就剩下兩只,看本宗將他們撕碎!”江海皇大喝,沖向其中一只兇獸,抓住對方就要施展斷仙手。
  此刻,張天道臉色不好看,他沒想到江海皇如此瘋狂,拼著重傷而與兇獸肉搏,難道盟主的位置要拱手讓人嗎?
  “宗主,一柱香的時間到了。”旁邊一位天道宗的長老提醒道。
  “嗯?”張天道神色一頓,朝點香望去,果真見到一柱香已燒盡,神色頓時大喜,喊道:“時辰到!”
  “嗯?”困獸場中的江海皇一頓,還為來得及撕碎眼前這只畜生,就聽到張天道高喊時辰到,撇了眼點香,果真時辰到了,氣的他一臉怒容。
  雷鳴哈哈而笑,飛到斗獸場上方朝四方拱拳,笑道:“諸位,比斗已經結束,我張師兄的實力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如果大家沒有意見,我張師兄就是諸位的盟主了。”
  “哼。”江海皇怒哼了一聲,喝道:“張天道,少得了便宜還賣乖,說正事!”
  “江宗主,請注意你的態度,我張師兄現在可是盟主,難不成你還想造反不成?”雷鳴沒好氣的說道。
  “哼!”江海皇怒哼了一聲,絲毫不將雷鳴放在眼里。此刻若不是兇獸之禍在即,他江海皇豈容雷鳴在自己如此放肆?
  “好了,雷師弟,無妨。”張天道飛到斗獸場上,一副大仁大義宅心仁厚之樣。
  趙易在下方不曾說話,旁邊的四長老譏諷笑道:“天道宗的這兩家伙還真是好不要臉,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
  “不用管他們,看他們耍什么把戲。”趙易說道,張天道、江海皇如此覬覦盟主之位,肯定不可能單單是頭銜這么簡單,若是沒有足夠大的好處,江海皇豈會拼著重傷爭取。
  “諸位,如大家聽到的那樣,兇獸大潮將再次來襲,不過這回與上回不同的事,伴隨著兇獸大潮的涌動,混沌中的資源也涌入了咱們的天宇。要知道,混沌內的資源珍貴無比,就是指甲蓋一般大小的物資,也夠令造物境修士熱血。現在,佛宗的未來紅蓮佛預測到十天之后有一筆大資源進入我們天宇,但伴隨著這筆資源的還有數千只兇獸,所以這才有了今日匯盟。”張天道說道。
  場下,趙易一頓,狐疑的看著四長老,問道:“還有這事?”
  “宗主,此事之前屬下并不知曉,之前未來紅蓮佛曾召集幾宗宗主碰面,但你當時并不在,張天道與江海皇以我并非是劍宗宗主為由,拒絕我參加,想來他們當時討論的應該就是這筆資源。”四長老揣測道。
  “原來如此。”趙易恍然大悟,原來匯盟對付兇獸是幌子,而是沖著資源來的。
  斗獸場上方,張天道環顧四周,片刻繼續說道:“為了避免爭奪資源后大家起內訌,現在本盟主就先將劃分的比例說一下,若是在場的諸位有什么不認同的,盡早提出來!”
  “佛宗未來紅蓮佛預測到資源的來路,但他們佛宗的綜合實力表現來看并不是很強,在與兇獸交鋒中貢獻有限,只能占兩成,神武宗宗主表現尚好,能占三成,我天道宗無疑最強,占四成,至于連臺面都不敢登的劍宗,只能占一成。”
  “另外,盟軍排陣,劍宗先鋒、神武宗右護、佛宗左護,我天道宗坐鎮大軍!”
  張天道這話剛出口,底下的修士就炸開了鍋,這個張天道好不卑鄙,他們天道宗坐鎮居中,到時候與兇獸交手起來,他們損傷肯定最小,而他們偏偏還要占資源的最大頭。
  “不行,我們劍宗不服,憑什么讓我們當炮灰?而且最后還得到的是最少?”石長老心直口快的說道。
  “對,我劍宗不服。”另一位長老說道。
  “呵呵……”張天道冷笑,橫掃在場諸位,問道:“在場的是不是只有劍宗不服?”
  神武宗和佛宗一片沉寂,江海皇和觀世音大佛誰也沒有說話,看樣子他們對張天道的安排還算贊同。
  張天道見江海皇和觀世音大佛不反對,冷冷笑了笑,面朝劍宗說道:“既然劍宗有異議,你們就回你們的劍宗,我天道宗愿充當先鋒,原本劍宗的那一份將屬于我天道宗。”
  “張天道,你這是什么意思?剔除我們劍宗?”趙易飛出,冷冷地問道。
  “呵呵,不敢,你劍宗實力最弱,又不愿意當先鋒,難道想讓其他幾宗用命拼來的資源分給你劍宗?既然如此,要你劍宗還有何用?”張天道冷冷地說道。
  “好你一個張天道,之前強奪我劍宗金庚礦石,本宗還未跟你算賬,今天你又如此欺人?是看我劍宗無人嗎?”趙易冷冷喝問道。
  “哈哈,本盟絕無此意。如果趙宗主覺得自己藝高一籌,完全可以到困獸場挑戰兇獸。如果你一柱香的時間斬殺超過十二頭兇獸,本盟自動退位讓賢。”張天道有恃無恐的譏諷笑道。
  趙易一臉鐵青,這個張天道好不可惡,以為自己擁有一件極品靈寶就如何了得。
  “怎么?趙宗主不敢?”張天道譏笑,“如果趙宗主沒有這個膽量,要么率先劍宗充當先鋒,要么滾回你們的劍宗!”
  “張天道,你欺人太甚。”趙易怒喝道。
  “哈哈……別跟本宗耍嘴皮功夫,有種到困獸場拿真功夫說話。”張天道譏笑。
  “趙易,你還是帶著你那些貪生怕死的劍宗修士滾回你們劍宗去吧!”雷鳴落井下石。
  “張天道,我保證這回來自混沌的資源,你天道宗一分一毛都拿不到!”趙易鐵青著一張臉喝道。
  “嗯?什么?”張天道一頓,隨即哈哈大笑:“趙宗主,你是在逗本盟嗎?”
  “張天道,騎驢看唱本等著瞧。”趙易鐵青著一張臉。
  “趙易,信不信本宗讓你離不開我天道宗!”雷鳴飛出,一雙虎目瞪著趙易。
  “哈哈,這就是天道宗?邀請道友結盟不成,就起殺心?”趙易譏諷問道。
  “雷宗主,這話有些過了。”觀世音大佛說道,江海皇則是沒有表任何態度。當初大災來臨,趙易獨自帶著劍宗修士躲進妖族異度扭曲空間,而未通知三宗任何,致使三宗損傷無數,他們心中對趙易有著莫大的愿意。然而觀世音佛這時站出來說這話,并不是他心中對趙易沒有怨氣,或者怨氣已消,而是看在未來紅蓮佛和南無阿彌陀佛的份上。
  “雷師弟,你且退下。”張天道也覺得雷鳴這話有些過,當今兇獸大災未除,修士之間豈能兵刃相見?他們先輩降臨時,一再關照他們,四宗要冰釋前嫌,攜手共渡患難,才能徹底解決這場災禍。
  雖然不見得先輩還會重新降臨,但他們卻是不敢違背先輩的訓斥。這也是張天道雖然針對劍宗,但卻不敢直接對劍宗下手的重要原因。
  趙易不理會張天道與雷鳴,徑直飛向觀世音佛,問道:“大佛,敢問貴宗的未來紅蓮佛可否來此?”
  “趙宗主,實在抱歉,我宗未來紅蓮佛前一日已回佛宗。”觀世音佛說道。
  “既然這樣,不知大佛可否借界門一用,本宗有急事見未來紅蓮佛。”趙易說道。
  “這……”觀世音大佛一頓,但顧及到未來紅蓮佛與趙易的特殊關系,還是取出界門,“給。”
  “多謝!”趙易接過,轉頭對劍宗修士說道:“四長老、石長老你們先回劍宗。”
  “哈哈,劍宗的修士都是孬種,滾回你們劍宗吧!”雷鳴哈哈大笑。
  “既然趙宗主不愿做先鋒,人格之至,本盟也不強人所難。”張天道一副大仁大義說道。
  “張天道、雷鳴,本宗發誓,這回的混沌資源絕對沒有你們天道宗的份!”趙易再次發誓道,隨即打開界門,去了佛宗新址。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