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2)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2)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2)     

不死玄帝960 我說了算

“江宗主,劍宗好不可惡,將趙易藏了起來,你也是來興師問罪的吧?不如我們聯手,將趙易逼出來,虛空古殿可是馬上就要降臨了,錯過這次機會可是要再等大幾百年。”張天道說道,他這是第二次邀請江海皇。
  “張宗主,你也說虛空古殿馬上就要降臨,又不是已經降臨了,你這么心急干嘛?而且虛空古殿降臨之后,又不是立馬消失,還有三年的時間,你急什么?”江海皇慢悠悠地說道。
  “江宗主,你這是什么意思?”張天道聞出不對勁,上一次自己邀請他,這個江海皇已經當面拒絕,而且還把他趕出天道宗,此刻說這番話明顯就是幫劍宗說話。
  “張宗主,我勸你還是從哪來回哪去,若是因此而得罪劍宗,等到趙宗主回來了,說不定會直接取消我們大家進入虛空古殿的名額,到時候我可是繞不過你天道宗!”江海皇帶著一絲威脅腔調說道。
  “你……”張天道一張臉十分難看,江海換如此說話,明擺著就是將他張天道不放在眼里。若不是估計江海皇的本事,張天道早就祭出自己的極品靈寶玄明拂塵掃了過去。
  劍宗諸長老聽聞江海皇這話,哪還不明白神武宗的來意,只見四長老抱拳道:“江宗主,今日之恩,我劍宗絕不敢忘。”的
  “四長老嚴重了,當初若不是貴宗趙宗主出手,我的胞弟說不定到大災來之前還關在天道宗,那現在他很可能已經不在了,如此大恩我江某怎么能忘?后來我神武宗與你們劍宗有些摩擦,純屬誤會。現在誤會已經解除,劍宗有難,我神武宗自然不能坐視不管。”江海皇喃喃說道。
  “多謝江宗主。”四長老心中充滿感激。
  “姓江的,你一定要跟我們天道宗作對嗎?”雷鳴厲聲喝問道。
  “雷鳴,你算什么東西?憑什么跟本宗這樣說話?”江海皇喝道,同時釋放出自己強大的氣息。
  “你……”雷鳴一張臉抽的像豬腰子,難看至極,但江海皇的威勢卻不是他能抗衡的。
  張天道感受到江海皇釋放出的威勢,緊鎖的眉頭又皺了幾分,心中暗道:“好恐怖的氣息,江海皇的實力又提升了一步,怕是現在已經到了不朽巔峰吧?”
  頓頓,張天道知曉今天有江海皇在是討不到半點好處,只能把臉一沉,厲聲說道:“江宗主,張某給你一份薄面,今天我們天道宗退去,但是若幾日后虛空古殿降臨,趙易還不出現,就別怪我天道宗心狠手辣了。”
  “張宗主……”江海皇還想說什么。
  “告辭!”但是張天道已經大喝一聲撤退。
  “張師兄!”雷鳴晚班著急,眼看著就要將劍宗滅掉,沒想到半路殺出個江海皇來,讓他們竹籃打水一場空,但他雷鳴不甘。
  “夠了。”張天道低沉一聲,冷喝道,“走!”
  “慢著!我劍宗是你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嗎?”
  突然,星空中傳來一道綿長雄渾的聲音,只見一道衣著襤褸,渾身臟兮兮,透著濃濃地血腥味的修士飛來。
  “趙易?”雷鳴見到此人,不由一頓,竟是他們要找的趙易。
  不錯,來者不是別人,正是從混沌歸來的趙易!
  “來的正好,本宗正想找你!虛空古殿馬上就要開啟,你什么時候帶我們進入虛空古殿。”雷鳴喝問道。
  趙易撇了眼雷鳴,絲毫沒將他放在眼里,而是扭頭看向張天道,冷冷地說道:“張宗主,對于貴宗雷鳴的無禮,你們天道宗進入虛空古殿的名額將減少一名,已做懲罰。”
  “你說什么?”張天道怒了,趙易你一個小小的造物境修士憑什么這樣跟自己說話。
  “我說你天道宗的名額減少一名。”趙易一字一頓地說道,絲毫沒有因為張天道威勢的壓迫而產生半點懼怕。
  “好膽,你找死不成?信不信本宗現在就劈了你!”張天道一張臉已經沉的不能再沉,宛若一潭死水,一雙銳利的眸子透著無盡的怒火,仿佛要將趙易燒死一般。
  “信,但你敢嗎?”趙易譏笑,“虛空令我藏在一處不為人知的地方,你斬了我就別再想進入虛空古殿!”
  “可惡,大不了本宗不進虛空古殿,也要斬了你!”張天道手中祭出拂塵,一副準備至趙易于死境模樣。
  “呵呵,張天道你未免太自信了吧?你不要虛空古殿的寶物隨你去,你有問問江宗主和觀世音佛嗎?想必他二位不容你這般張狂吧?”趙易譏笑。
  “張宗主,我佛無意與你為敵,但若是因為你個人原因而導致我佛宗無法進入虛空古殿尋寶物,就別怪我佛翻臉不認人了!”觀世音佛率先表態道。
  “張天道,收起的玄明拂塵。”江海皇厲聲說道,不過他心里有些不舒服,雖然趙易這話說的一點都不錯,但江海皇總覺得像是被利用了一般。
  “好,好,好!”江海皇連說了三聲好,但最終還是將玄明拂塵收了起來,但心中已經給趙易判了死刑,等進入虛空古殿后,就將這個趙易挫骨揚灰。
  “張天道,你聽好了,半年之后進入虛空古殿,而且只有兩個名額,你們天道宗若是自己遲了,后果自負。”趙易冷冷地說道,若不是趙易現在只是造物之境的實力,哪還會只是這樣放狠話,直接黑鳳金蟒槍上去招呼了。
  “趙易,你不要太過分,三個名額一個都不能少,否則本宗就是跟江宗主和大佛反目,也要將你斬殺!”張天道也是怒到了極致,小小造物之境膽敢愚弄他,簡直找死。
  “我說了算。”趙易寧死不屈,他已是料定張天道現在只敢放放狠話而已。
  “你……”張天道一張臉氣的都要發紫了。
  “兩位息怒,不如各讓一步,今天之事因天道宗而起,而且虛空古殿確是還未降落,你們如此早的上劍宗鬧事,確是有些過分。不如張宗主略表誠意,補償一點劍宗,此事就作此罷了,依舊是三個名額,如何?”觀世音大佛和事老說道。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