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1)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1)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1)     

不死玄帝993 暗暗潛行

對于仇人,趙易認為哪怕他多活一秒鐘,都是對死者的褻瀆。|經|典|小|說|網更新最快
  進入巖漿,趙易立即潛入最深處,慢慢地向火鱗鱷皇所盤踞的中心地帶前進。趙易盡可能的小心,盡量不引起響動。他知道,只有在火鱗鱷皇熟睡的情況下,自己才有可能盜取一些火晶石,所以萬萬不能驚動火鱗鱷皇。
  巖漿邊緣距離火鱗鱷皇盤踞的地方相隔甚遠,即便趙易全力飛行也得好一陣時間,更不要說現在如同螞蟻一般的速度。
  趙易收斂氣息,盡量不流露半點異裝,但趙易知道不論自己怎么收斂氣息,都會有些外漏,所以他懇請鹿力大仙幫忙掩飾。事情到達這個地步,鹿力大仙唯獨幫忙,沒有其他選擇,總不能讓趙易慘死在這里。
  有鹿力大仙的幫忙,趙易的氣息基本屏蔽,此時趙易如同一塊石頭悄無聲息的在巖漿下方移動。
  趙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只覺得很久很久,久到他都覺得有些疲憊。這種疲憊不是法力消耗過度,也不是體力不支,而是精神上的疲憊。
  火鱗鱷皇強大無,哪怕是未經修煉,不曾領悟大世界法則的火鱗鱷皇也遠不是趙易能夠對付的。趙易甚至懷疑,虛空古殿內的妖獸雖然強大,但因為都未曾修煉過妖法,不然以它們的強大,早就能夠幻化成人形。
  現在趙易想來,張天道他們能夠從翼蛇王那里安然逃脫,應該跟他們領悟的大世界法則有關。之前在天宇內,達到不朽境的修士即便交手,甚至生死搏殺,都不太敢在天宇內施展大世界的法則,主要是擔心因為影響其他生物的命運軌跡而招來天罰,所以打斗都要進入虛空。張天道他們應該是發現虛空古殿較特,運用大世界法則并不會招來天罰,所以才能從翼蛇王那里逃脫吧。
  現在,是小紅、秦皇、師傅、或者四長老,哪怕其中的一個在趙易身邊,趙易也是能夠視火鱗鱷皇如無物,下到巖漿中肆意搜刮火晶石。但是此刻,他們都不在身邊,趙易只能靠自己的力量。
  趙易不知前進了多長時間,只知道越是前進,巖漿的溫度越高。不過好在火鱗甲抗熱效果異常的好,不然在里面的趙易早就被烤熟了。
  鹿力大仙的仙識遠勝過趙易,但是在巖漿中能夠探查的范圍極有限,也只趙易略多一些。
  忽然,鹿力大仙覺察到似乎有物體在移動,立即告知趙易,趙易當即停下,宛一塊石頭沉在巖漿下面。
  鹿力大仙觀察了一陣,確定那晃動的物體就是火鱗鱷,傳念道:“趙易,你要多加小心,此地已經到了火鱗鱷盤踞的地方。”
  趙易內心一更弦頓時繃了起來,已經到了火鱗鱷盤踞的地方?如此說來火鱗鱷皇應該就在附近了。想到火鱗鱷皇百米長的身軀,趙易就不由一陣頭皮發麻,是被他發現,不得死無葬身之地。
  但是,趙易很快克服自己的恐懼,因為他還有大仇未報仇,他不能害怕,更不能死!
  趙易如同石頭一般在巖漿下面挪動,偶爾一兩只火鱗鱷從他上面游過,也是視他如無物。見能瞞過火鱗鱷的眼睛,趙易暗暗舒了口氣,只要不出意外,這樣是能夠尋得火晶石的。
  如同螞蟻一般挪動中的趙易,不太敢將意識釋放的太遠,深怕驚動了火鱗鱷,只是很小心的探查自己周邊幾米遠的范圍。
  在趙易意識覆蓋的幾米范圍內,一切都收入他的法眼。巖漿下面不像巖漿邊緣那么平坦,而是坑坑洼洼。在這坑坑洼洼中,趙易察覺到一些閃著微弱紅光的東西,他從未見過,不由有些好,問道:“鹿力大仙,這些閃著微弱光芒的紅點點是什么?”
  “這就是火靈石。”鹿力大仙回答道。
  “這就是火靈石?”趙易微微一驚,仔細一陣探查還真發現這些散發著微弱紅光的東西蘊藏著不俗的能量,原來竟是火靈石。那火晶石又是什么樣子呢?
  鹿力大仙介紹道:“火晶是高純度的火靈石,因為純度高,所以通體泛白,質地好的如同水晶,質地差一些的則是紅白混體。”
  趙易了然,注意留心周邊的事物,別錯過了。
  趙易的挪動很微弱,像海底蚌類一般,幾乎看不出來。然而有那么一只閑的無聊的火鱗鱷還是察覺到這塊石頭的特,此刻腦袋里正頂著一個大大地問號:“這是石頭嗎?”
  當然不是石頭,只不過鹿力大仙掩飾的極其精妙。
  “趙易,不要動,有一只火鱗鱷好像察覺到你了。”鹿力大仙的仙識也同樣注視著外界的情景,察覺到一只火鱗鱷正打量著趙易,立即提醒。
  趙易聞之,內心猛地吃了一驚,“難道被發現了嗎?”
  趙易是一個有城府的人,不會自亂陣腳,在接到鹿力大仙的提醒,他便立即收斂心神,閉塞周身的毛孔,防止氣息外漏。
  這只火鱗鱷上下打量了趙易一陣,似乎沒有察覺到異狀,便轉身離去。不過也不知道它是不是閑的慌,那條大尾巴在轉身的時候,竟然毫不猶豫的抽了趙易一下子。
  頓時,趙易整個人倒飛出去。趙易不敢運轉法力,更不敢反抗,任由自己飄走。
  火鱗鱷一尾巴抽走趙易,露出兩排鋒利的牙齒,像在調皮嬉笑。但是接著,它便迷茫了,這真的只是一塊石頭嗎?一塊石頭能擋得住自己一尾巴?
  然而這時,趙易已經不知道被抽到什么地方去了,火鱗鱷就算有心探查,也找不到趙易了,最終只能作罷。
  趙易在火鱗甲內一陣翻滾,竟有些暈眩,而且胸口還有些疼。方才那可是一只成年的火鱗鱷,雖然不及火鱗鱷皇的威力,但是至少也是不朽初期的實力。好在方才火鱗鱷那一尾巴只是隨性而為,不然那一擊就算要不了趙易的性命,也至少讓他傷經痛骨。
  不知過了多久,飄蕩中的火鱗甲似乎撞到了巖漿底部凸起的巖石,速度逐漸變緩,最終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