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3)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3)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3)     

不死玄帝995 陷入險境

趙易意識仔細搜索,鹿力大仙也跟著用仙識探查,但是想像這樣的一塊火晶石倒還真的很難找到。倒不是沒有火晶石,而是像趙易懷里這塊體積大小的沒有,基本上動不動就三四米五六米的,趙易雖然有能力搬動它,但想要做到一聲不響,還是很困難。而且背著這么如此大的一塊火晶石,行動也不方便,所以搜尋起來才困難。
  但是,火晶石脈并不是小,足足有數百米,趙易還是在火鱗鱷皇尾巴腹肌尋到一塊稍次一些的火晶石。
  據鹿力大仙估計,這樣塊火晶石足夠趙易鍛體了。
  趙易是一個貪心的人,但他更知道見好就收的道理。如果在別的地方,或者自己能夠應付的危險,趙易會搏一搏選一塊色澤更好,塊頭更大的火晶石。因為修煉之道,本身就困難重重,如果再畏首畏尾,修行之路將會更加舉步維艱。
  但是現在,面對火鱗鱷皇,趙易沒有任何自保的手段,所以他理智的選擇見好就收。
  小心地搬起火晶石,趙易將他捧在手里,準備就此離去。現在,趙易倒是要感謝那條調皮的火鱗鱷,一尾巴竟然將他送到‘寶山’來,不費吹灰之力就找到了火晶石。
  得手,趙易不敢逗留分好,立即小心催動法力,遠離這是非之地。
  然而就在這時,睡熟的火鱗鱷皇竟然睜開了一只眼睛,趙易當場嚇得魂飛魄散,這畜生醒了嗎?
  趙易嚇得腿腳有些哆嗦,如果一開始達到這里就被火鱗鱷皇發現,他興許還不會這么怕,大不了一死。但是現在,需要的火晶石已經到手,趙易不甘就這樣被發現,更不甘就這樣死去。
  火鱗鱷睜開一只金黃的眼睛,但是眼瞳動也不動,身體也沒有任何舉動。這不由讓趙易有些發愣,難道沒醒嗎?趙易想到前世學的自然科學,有些鳥睡覺是不閉眼睛的,火鱗鱷皇雖然不是鳥,但說不定也有鳥的這等習性。
  但是這只是猜測,并沒有任何根據,趙易甚至懷疑這個猜測是絕對錯誤的,因為當初飛躍巖漿時,他沒有看到一只火鱗鱷是睜著眼睛睡覺的。
  趙易看著火鱗鱷皇那黃燦燦的眼睛,不由覺得一陣毛骨悚然,心中默道:“該怎么辦?”
  過了至少有一柱香的時間,趙易發現火鱗鱷皇除了睜開了一只眼睛就沒有其他任何動作,連翻身打滾都沒有,難道真的有睜著眼睛睡覺的習性?
  趙易沒法確定,但是他知道一直留在這樣火鱗鱷皇遲早會醒過來的,所以他決定冒險一試。如果火鱗鱷皇還在熟睡,自然是萬事大吉,逃之夭夭。但是火鱗鱷皇醒了,勢必是一場九死無生的逃命。
  趙易深吸了一口氣,盡量讓自己的情緒平靜下來,他知道越是緊張越是容易出錯。
  等到心跳極趨向正常時,趙易動了,身子慢慢動了有半步的距離。
  趙易一直盯著火鱗鱷皇那只金燦燦的眼瞳,渾身上下不由自主的冒著冷汗,這是在面對張天道那樣不朽強者的時候都沒有的緊張。
  趙易動了兩步,火鱗鱷皇動也不動,趙易一顆心不由漸漸安了下來,看來火鱗鱷皇是沒有清醒。
  一連走了有十來米,火鱗鱷皇還是沒有半點動作,趙易行動的膽子也變得大起來,他不想再看到那只讓他毛骨悚然的金燦眼瞳。
  離火鱗鱷皇越來越遠,趙易愈發興奮,因為馬上就要脫離火鱗鱷皇那只睜開眼睛能視的范圍,但是也同樣愈來愈緊張,深怕為山九仞功虧一簣。
  趙易很小心,小心到每挪一步引發的巖漿震動,深怕突然驚醒這個龐然大物。
  終于,趙易成功脫離了火鱗鱷皇那只睜開眼睛的視線范圍,一顆心頓時安了下來。其實趙易并未走遠,只是走到火鱗鱷閉著的眼睛那一側。但是這樣足夠了,因為閉著眼睛看起來更像睡著了,也就沒有那么緊張了。
  趙易暗自慶幸,自己馬上就要得手了,只要再離火鱗鱷遠一些,他會毫不猶豫的向巖漿面浮去,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沖出巖漿,飛到火鱗不能企及的高度。如此這般,便成功脫險了。
  然而玉如算盤都是美好的,就在趙易以為自己即將得手時,火鱗鱷皇竟然沒有任何征兆的伸來一只爪子,一把就抓住火鱗甲。
  火鱗鱷皇的爪子很粗壯,稍微用點力,火鱗甲便會被捏扁,趙易也會化成一灘肉泥,不過還好火鱗鱷皇沒有這樣做。
  火鱗鱷皇的爪子縮回,將火鱗甲往頸下一放,輕輕壓著,像是在收藏一件珍寶,接著繼續憨憨入睡。
  趙易的小心肝都快要跳爆表了,火鱗鱷皇這是在做什么?醒了嗎?還是睡夢中無意識的一抓?
  趙易不相信這一抓是沒有任何意識的,因為他不相信自己這么倒霉。可是如果火鱗鱷皇清醒,為何不殺死自己?反而將自己當寶物一樣藏在它的頸下,自己可是跟它有殺子之仇。
  趙易想不明白,感覺火鱗鱷這個物種有些像是‘貓星人’一般,無厘頭。
  不過此刻,趙易更加關注的是如何從火鱗鱷皇的頸下逃脫。被這家伙壓著,趙易甚至能感受到它心臟的跳動聲。趙易知道,只要自己稍微動彈,變會驚到火鱗鱷皇,到時候會怎么樣,趙易不敢想象。他不相信火鱗鱷皇是吃素的,面對殺子的仇人還能將寶貝一樣藏著他。
  趙易想逃,但又不敢動彈分毫。
  趙易仔細分析自己目前的處境,為今之計,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等。等火鱗鱷皇睡的死了不能在死,他才有半點可能逃脫。
  趙易覺得,這是他這輩子最倒霉的一次,就差分毫要成功,沒想到最終竟落得如此險境。
  鹿力大仙也沒有什么脫身的好辦法,也是讓趙易先等著。
  火鱗鱷皇那只睜開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時候閉上了,只不過被壓在頸下的趙易沒看到。不然他絕對認為火鱗鱷皇所做的這些是故意的,說不定就是故意在戲弄自己,就像貓逮著老鼠那樣,并不急著立即吃掉,而是要戲耍一般。毫無疑問,趙易現在就是那個可憐的小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