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1-27)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1-27)      第三章勾心斗角(11-27)     

不死玄帝996 一步之遙

趙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只覺得好長好長時間,長到他自己都有些犯困了。高度緊張,容易疲乏,修士也不例外。但是趙易知道自己不能睡,一睡過去,就難以收斂自己的氣息,而且說不定還會發出一些怪的呼嚕響聲,萬一驚擾了火鱗鱷皇,它張嘴一吞,自己這條小命就沒了。
  趙易可不想這樣稀里糊涂的死去,哪怕真的要死,他也要選的悲壯,與這惡鱷大戰而死。
  火鱗鱷皇憨憨大睡,偶爾醒來會吃一些火晶石,但接著繼續睡,絲毫不察頸下的趙易。
  歲月如隨,據趙易保守估計,火鱗鱷醒來的間隔時間至少有三個月的時間,至今火鱗鱷已醒來十余次。換句話說,趙易被火鱗鱷皇壓在頸下已有接近三年的時間。
  趙易有些懷疑,只要自己不驚擾了火鱗鱷皇,它估計會一直這樣下去。
  “難道自己要這樣被困在此地一輩子?”趙易眉頭微蹙,現在的他沒辦法修煉,像個活死人一樣躺著。即便再有耐心的修士,也會逐漸沒了耐心。
  “要不跟這火鱗鱷皇拼了,橫豎大不了一死?”趙易暗暗說道,但又有些拿不定主意,因為他還不想死,倒不是他怕死,而是還有大仇未報。這樣死去,到了陰間,也是無臉面見妻兒。
  趙易努力讓自己那顆躁動的心平復下來,既然已經等了這么久,再等些許又何方。
  這一等,又是一年過去了。
  趙易有些懷疑這頭火鱗鱷皇根本不會睡死,因為它固定的每隔三個月就會醒來吃一塊火晶石,他已經開始懷疑自己沒有一點逃脫的可能。
  趙易如同活死人一般躺著,時不時聽到兩聲火鱗鱷皇的呼嚕聲,這聲音似乎在提醒著他,他還活著。
  趙易漸漸地看不到希望,漸漸地有些死心,但是他始終暗暗告誡自己,“不行,絕對不能就這樣放棄,還有大仇未報。”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故意捉弄趙易,這一等至少有五年的時間。
  這一天,老天似乎聽到了趙易的祈求,火鱗鱷皇猛地張開眼睛,突然朝巖漿面上游去。
  趙易知道,自己逃脫的機會來了!
  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至少等火鱗鱷皇離自己很遠,不然他擔心自己稍微的舉動會引起它的注意,先將自己殺了。
  火鱗鱷皇游了一陣,像是想起什么,只見它回頭撇了眼自己的巢穴,剛準備動身的趙易看到火鱗鱷皇猛地回頭,差點沒嚇得魂飛魄散,難道火鱗鱷皇想起自己這個殺子仇人?
  火鱗鱷皇只是回頭撇了一眼,便又繼續向巖漿面游去,趙易不由暗舒了口氣,看來是有驚無險。
  然而這頭火鱗鱷皇也似乎有些調皮,尾巴一甩,卷起干火晶石,將趙易壓在下面,仿佛在防止趙易逃脫一般。
  “鏘鏘……”
  火鱗鱷皇越游越遠,拴在它脖頸上的粗壯鐵鏈發出鏘鏘的響聲。
  被壓在火晶石下面的趙易還不敢有任何動作,因為此時火鱗鱷皇才游上去不到千米。以它的速度,折返回來僅是一眨眼的功夫。
  現在,趙易有些感謝巖漿如此的深,深達萬米不止。是很淺,哪怕趙易趁機逃走了,火鱗鱷皇一搖尾巴,翻身入水,也是能將自己重新逮回去。
  鐵索鏘鏘地響,而且剩余的越來越短。
  據趙易估計,不知道兩千米。但是他還沒有行動,他要等鐵索繃直,火鱗鱷皇到了巖漿面在行動。
  頃刻間,鐵索被拉直,發出叮叮的響聲。
  趙易看到鐵索的另一頭在火晶石脈下面,也不知道另一頭拴在哪里。
  不過此刻,容不得趙易去想這些,機會稍縱即逝,他不能錯過。
  鐵索一拉直,趙易立刻動了,一張拍在壓在身上的火晶石,掃了一眼,身邊成色最好,體積最大的火晶石,背在身上立即遁走。
  鐵索不停地發出叮叮地響聲,火鱗鱷皇像在打斗一般,趙易暗自慶幸,但同時又有些擔心。進入虛空古殿的就那么幾個人,其中有一般跟自己有關,會是小紅他們嗎?
  趙易不敢上浮,那樣無疑是死路一條,不說火鱗鱷皇,就是成群的成年火鱗鱷都能將他轟成渣子。
  趙易貼著巖漿地表盡最快的速度游動,他要在火鱷皇折返之前,游到萬米之外。這樣,到時候就算火鱗鱷皇察覺自己,但也因為鐵索的緣故,而無法追擊自己。
  萬米,對于達到趙易這樣的修士而言,并不是很遠,幾息的功夫便能抵達,但是在巖漿中游動的速度遠不及飛行的速度,而且此刻趙易身上還背著一塊有三米見長的火晶石。
  這塊火晶石頭通體透白,晶瑩剔透,之趙易之前挑選的兩塊好的不止一個檔次,完全沒有可性。
  之前趙易不是不貪,而是不敢貪,才選那兩塊成色差的火晶體。
  但是現在逮著機會,趙易地狠貪一筆,不然也對不起自己這五年的煎熬。
  此刻,不是無法將儲物戒送到火鱗甲外面,他會將火鱗鱷皇的老巢全部搬走,沒有誰能得罪他趙易而不付出代價,哪怕是龐然大物的火鱗鱷皇。
  趙易全力游動,渾身的法力催動至極致。短時間內,已經沖出了三千米。而這時,巖漿面上的火鱗鱷皇似乎有所察覺,一個猛子鉆進巖漿,直撲趙易。
  趙易背著火晶石,不敢有半刻逗留,也不敢有半刻喘息,馬不停蹄的趕路,他知道火鱗鱷皇肯定不會放過自己。
  “還有一千米。”趙易暗自估摸著自己遁走的距離,距離萬米只差一步之遙,一顆心逐漸安了幾分。
  而趙易,趙易感到一陣莫名的不安,是火鱗鱷皇追來了。
  意識一掃,火林鱷皇就在兩千米外,一雙金燦燦的眼睛絲絲地盯著自己,趙易立刻感到后背一股寒意。為山九仞,豈能再功虧一簣?
  趙易運轉極致的法力在他求生本能的**下,竟然提升了一個檔次,游動的速度也快了幾分,這讓趙易稍稍安了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