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1-25)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1-25)      第三章勾心斗角(11-25)     

不死玄帝998 可疑的夜夢涵

“修士?什么樣的修士?”趙易狐疑問道。
  “他們身穿道袍,頭梳發髻,看起來像個道士。”夜夢涵說道。
  趙易心中了然,應該是天道宗的張天道和丘老道。
  “對了,你認識他們嗎?看起來你好像認識他們。”夜夢涵看著趙易問道。
  “夜姑娘,不瞞你說,我確實跟他們認識,而且還有些過節。不知夜姑娘可否告知他們的去向?”趙易禮貌問道。
  “去向?這個我也不太清楚,只是遠遠地的撇了他們一眼,便就此別過了。”夜夢涵說道。
  “哦。”趙易有些失望,他下到巖漿深處,費勁千辛萬苦尋找火晶石,為的不就是提升實力,好找張天道他們報仇。可是虛空古殿大世界,到哪才能尋到他們?現在聽聞有他們的消息,自然要問個究竟,“夜姑娘,那你可還記得在什么地方見到他們?還望告知。”
  “很遠很遠的地方,一時我也說不清楚,不如我帶你去吧。”夜夢涵說道,又好問道:“趙易,他們跟你有何深仇大恨阿?”
  趙易看著夜夢涵,沉默良久才說道:“殺妻殺女之仇。”
  “這么大仇?看來非報不可了。”夜夢涵吃了一驚,顯然出乎她的預料。
  “嗯,非報不可。”趙易認真地說道。
  “走吧,我帶你去尋他們。”夜夢涵說道。
  “這……”趙易有些遲疑,他與夜夢涵素未謀面,如此這般讓她跟在自己身邊似乎有些不妥,便是說道:“夜姑娘,還是我自己去吧,你只需要將答題的方位與周邊的景色告訴我就行。”
  “怎么?還怕我吃了你?”夜夢涵眨著大眼睛一臉可愛地看著趙易。
  趙易微微發愣,總覺得這個夜夢涵給自己一種莫名的熟悉感,尤其是她身上散發出有無的寒意。
  “走吧,我一介女流都不怕,你一個人大男人怕什么?”夜夢涵說道。
  趙易不再矯情,人家姑娘都把話說道這個份上,他自然不好意思再回絕。不過心中對她卻有些提防,無事獻殷情,非奸即盜。
  修煉界,人心險惡,即便是親朋好友,有時候都會為了一點資源而背后出手,更不要說陌生人了。
  一路上,趙易不緊不慢地跟在夜夢涵身后,隔著四五米遠的樣子。
  夜夢涵見趙易如此提防著她,笑道:“趙易,我又不是什么洪荒猛獸,你這般提防做什么?難不成我還會劫你的色?更何況,你都有膽量去找達到不朽境的兩個臭道士報仇,怎么就不敢跟我一起飛行呢?我只不過略你修為高一點,造物后期罷了。”
  趙易眉頭跳動,本能地想與她保持距離,但是她這話說的有不錯,自己連達到不朽中期的張天道不怕,還怕一個僅是造物后期的夜夢涵?
  當即,趙易便稍稍加快了速度,追上夜夢涵。
  趙易不知道夜夢涵是真的自來熟,還是跟自己認識,變現的卻是有些過分熱情。
  趙易想破腦袋,也是沒有從記憶中想出夜夢涵這號人物。或許夜夢涵并不是她的真名,但是對于她這個人也是沒有一點印象。
  趙易很小心,處處戒備著。
  夜夢涵帶著趙易飛行了有一個多月的時間,最終來到一座山腳,只見夜夢涵指著山腳下的樹林說道,“諾,就是這里,我差不多在四個月前看到他們的,至于他們現在還在不在這,我就不清楚了。”
  趙易看著面前這片綠油油的樹林,悄悄釋放出意識準備探查,而鹿力大仙的聲音已經響起,“別探查了,樹林里沒有一個人,張天道他們早就走了。”
  鹿力大仙說沒有人,鐵定就沒有人了。
  趙易不急著進入樹林探查張天道他們是否留下什么痕跡,而是抱拳對夜夢涵說道:“夜姑娘,多謝領路。只是張天道他們實力高強,我們還是就此別過,免得給你帶來危險。”
  “不急,反正我現在也沒有可去的地方,不如先跟著你。是真遇到張天道他們,我們兩個人總你一個人強吧。”夜夢涵說道,絲毫不介意趙易是在故意支她走。
  趙易內心有些怪,覺得這個夜夢涵越發的可疑,但是又不知道她究竟要圖謀自己什么,而且她也確實幫了自己一個忙,將自己領到這里來,所以也不好強行趕她走。
  “趙易,你小心些,這個女人不簡單,我的仙識竟不能將她看透。”鹿力大仙的聲音在趙易腦海中響起,趙易內心頓時一驚,鹿力大仙的仙識都看不透,這個夜夢涵究竟是什么人?
  “趙易,你干嘛這個表情看著我?我又不會吃了你。”夜夢涵像是看出趙易心中的想法,笑嘻嘻地看著趙易。
  趙易看著夜夢涵笑嘻嘻的表情,內心更是一陣發毛,總覺得有種與虎謀皮的感覺。
  “走吧,進樹林看看。”夜夢涵說道,隨即率先進了樹林。
  趙易跟在夜夢涵身后,但又不敢跟的太近,深怕她給自己下什么圈套。
  夜夢涵知道趙易一直對她有所戒備,此刻也不說破,只是徑直地在前面走著。
  走了一陣,夜夢涵帶趙易來到樹林中的一個小土丘上,指著它說道:“當時我從空中一飛而過,見到兩個臭道士坐在這個土丘上,像是在療傷。”
  趙易走近,見到土丘上有些雜亂的足跡,而且上面還有兩塊四四方方的石頭,像是特意從山石上切下來的,看來真的有修士在這里落腳過,而且應該就是張天道他們,因為土丘一側的樹枝上掛著一塊天道宗道袍上獨有的腰帶。
  趙易拿起腰帶,腰帶已經破破爛爛,而且上面還殘存著一些血跡,很顯然佩戴者的腰部受了傷。
  “這是張天道的,還是丘老道的?”
  趙易無從辨別,唯一確定的就是夜夢涵沒有欺騙自己,張天道他們真的在這里落過腳。
  “這應該就是他們留下的吧?”夜夢涵看著趙易手中破破爛爛地腰帶說道。
  “不錯,正是他們。”趙易點了點頭,有些嘆息,“只可惜不知道他們現在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