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玄帝》 最新章節: 第一章點燈小廝(12-02)      第二章九牛拉弓勁(12-02)      第三章勾心斗角(12-02)     

不死玄帝999 滾油下肚

趙易在附近又尋了一陣,希望能有新的發現,但是可惜什么都沒有,自然無猜測張天道他們去了何方。
  趙易不想再待在這里,想立即尋個地方,將火晶石用掉,然后再去尋張天道報仇。只是夜夢涵一直在身邊,對于這個陌生的女人,趙易異常戒備,火晶石這等珍寶是萬萬不可能在她面前拿出來的,便是尋思了個借口,說道:“夜姑娘,多謝你帶路,在下還有要事在身,便就此別過,后會有期。”
  言罷,趙易不等夜夢涵答復,便徑自飛走。
  夜夢涵看著趙易遠去的身影,煙眉皺了皺,跺了跺腳,氣呼呼地說道:“可惡,本姑娘有這么讓人害怕嗎?”
  夜夢涵有些氣惱,但還不至于放下面子去追趙易。
  趙易成功擺脫夜夢涵,心中暗舒了口氣,還好夜夢涵沒有追來,不然還真不知道怎么辦。
  這時,鹿力大仙卻是想到了什么,揣測道:“趙易,我似乎猜到那個夜夢涵是誰了,只是還有些不敢確定。”
  “哦,是誰?”趙易驚詫一聲問道。
  “在那個夜姑娘身上,你是不是隱隱地覺得有些寒意?”鹿力大仙不急著說明夜夢涵底細。
  “確實如此,總給人一種冷冰冰地感覺,哪怕她的外表再偽裝的熱情,但是骨子里還是冷冰冰地。”趙易說道。
  “不錯,就是這種感覺,還記得當初你去雪族求見雪神尊者嗎?”鹿力大仙提醒道。
  “雪神尊者?什么,你說她是雪神尊者?”趙易頓時吃了一驚,雪神尊者就是大玄雪神,當初趙易為得到雪族的雪靈圣水費勁千辛萬苦尋到大玄雪神的王冠,將它帶回雪族,自此雪神便留在了雪族。還記得上一次為前去太陽之事去雪族找過她,后來總覺得自己的一切都被她算計了,再然后天宇屏障崩塌,混沌兇獸大災來臨,就再也沒聽聞過她的消息。
  但是趙易依稀的記得,當初雪神尊者曾向自己討要進入虛空古殿的名額,自己也答應了。可是如果夜夢涵真的就是雪神尊者,她又是什么時候進來的?
  一念即此,趙易忍不住后背有些發寒,那個女人絕對招惹不得。
  諸多疑問盤在趙易的心頭,但就是沒有辦法解開,不過現在既然已經甩開夜夢涵,索性就不去想。只是日后,最好離那個女人遠一點。
  一個能夠洞穿趙易來歷的女人,自然讓趙易覺得恐怖。
  甩開夜夢涵,趙易飛了好一陣,確定已經飛的很遠才落下,在一棵古樹下。
  看到眼前這棵已經半枯的古樹,趙易不由想到霸占靈泉的那棵古樹,不知道它現在怎么樣了,也不知道張天道后來有沒有再去尋它麻煩,不過以張天道他們的秉性,肯定會卷土重來的。
  不再想這些讓人傷神的事,趙易在這顆古樹根除掏出一個樹洞,坐了進去,然后輕輕一拍樹干,成堆成堆的枯葉落下,正好將這個樹洞遮住。
  趙易取出火晶石,火晶石白如凝脂,摸起來很是柔滑,里面蘊藏著強大的能量波動。
  趙易不再多想,立即進入自己的造物世界,準備用火晶石鑄造肉身。
  趙易不擅長煉器,同樣也不擅長煉丹,以道鼎的水準也不足以煉制火晶石。趙易準備,直接吞下,如同火鱗鱷一般。這樣做雖然粗暴一些,也不能更好的吸收火晶石的能量,但無疑是最簡單的。
  這塊成色上佳,通體發白的火晶石,足夠將他的肉身鑄造到他奢望的境界,浪費一些自然無所謂。
  趙易以掌為刀,將火晶石切成一小塊一小塊的,然后含在嘴里。
  火晶石質地堅硬,簡單的含在嘴里是不可能用它里面的能量鑄造肉身,只見趙易喉間噴出一道碧火,以口為鼎,將火晶石頭燒化。
  碧火并不是簡單的火焰,而是三千大真焱,自然能融火晶石。
  火晶石融化,滾熱的液體順著趙易的喉嚨流入肺腑之中,如同喝滾油一般,燙的趙易差點沒一口吐出來。
  但是趙易不能吐,更加舍不得吐,這是他費盡心思九死一生得來的寶物,怎么能浪費半點?
  滾滾的火晶石液體進入趙易的肺腑,炙烤烘燒著趙易,趙易渾身直冒熱汗,渾身的毛孔都打開了,古銅色的皮膚瞬間被炙烤的通紅。
  “趙易,快控制這些熱流鑄體。”鹿力大仙提醒道。
  趙易的肺腑被炙烤的十分難受,仿佛要被燒化了一般,疼的趙易整個人都快蜷縮起來,但是此刻趙易必須強忍著疼痛,控制這些熱流鑄造肉身。
  趙易額頭上的青筋直暴,面色通紅,整個人都麻木了一般。但他就是忍著這些令他終身難忘的感覺,強行控制起那股躁動的熱流。
  火晶石融成的熱流在趙易強行控制下,開始順著筋脈流淌。熱油一般的熱流一經,整個靜脈仿佛燒焦了一般,疼的趙易渾身直抽搐。
  不過好在趙易修煉過九轉金身訣,肉身細胞修復的速度是普通修士的千萬倍。僅是一眨眼的功夫,被燒毀的筋脈便修復完好。
  但是,熱流一過,又再次燒焦,如此往復。
  趙易這輩子受過很多苦,也遭過很多罪,甚至肉身被別人轟的粉碎,但是他都沒有皺下眉頭,然后此刻的疼痛,竟險些讓趙易要哭出來。
  在前世,痛感是有等級的,最疼莫過于生孩子。
  此刻,趙易敢保證,他的疼痛絕對有生十個小孩一般疼。
  “報仇,還有大仇未報,再疼也要堅持下去。”趙易咬著牙齒瞪著眼,心中一遍一遍默念著報仇,這樣痛感似乎減輕了些許。
  不多時,體內流動的熱流慢慢減少,最終消失不見,被筋脈吸收。
  趙易暗吐了口氣,渾身松懈下來,而這時他渾身上下都已經被汗水浸透,整個人虛脫了一般,渾身上下的皮膚變得鮮血,甚至流淌出的汗水都帶著一絲暗紅。
  “汗血寶馬?”趙易自嘲,他當然不是汗水寶馬,汗血寶馬流的是真汗,他這暗紅卻是鮮血。不過這點傷勢對趙易而言,卻是微不足道。九轉金身決的特性,頃刻間便修復好。